瘦猴和胖子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什么时候能和那

可是,接下来该怎么离开呢?总不能让苏锐把他的泳裤脱下来给夜莺吧?就算他这样做了,夜莺也不可能同意穿上的。
 
    夜莺的俏脸红红的,觉得十分为难。
 
    “你在这里等我,我去给你找个浴巾来。”苏锐说道,
 
    夜莺点了点头,也只有这个办法了,就是等待的时间会久一点。
 
    苏锐旋风一般的冲回房间,然后找了个浴巾出来,夜莺在水中等了十分钟,这期间,有几个男人从她身边游过,顺便搭讪了几句,都没有发现夜莺的异常。
 
    倒是把夜莺自己给弄的紧张无比。
 
    苏锐终于回来了,当浴巾系上腰间的那一刻,夜莺才有了安全感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此景,似笑非笑。
 
    他送夜莺一路来到房间里面,结果这时候,由于浴巾浸湿了海水,变得很重,竟是直接从夜莺的腰间滑下来了!
 
    苏锐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,于是,他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——呆住了。
 
    嗯,我就呆呆的看,我什么也不干。
 
    夜莺走了两步才发现异状,然后本能的发出了一声轻叫,她竟然顾不得捡起地上的浴巾,反而风一般的扑到了床上,拉开被子挡住了自己。
 
    其实,夜莺这样做,反而让锐多瞟了几眼。
 
    “唉。”苏锐摇了摇头,然后从地上捡起了浴巾:“其实这不怪你,你可以打死这条浴巾。”
 
    “你这个混蛋,快点闭上眼睛。”夜莺满脸通红的喊道,这种时候还要说风凉话,什么人品啊。
 
    苏锐摊了摊手,一脸的无辜样子:“你现在都用被子盖住自己了,我为什么还要闭上眼睛啊?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他又补充了一句让夜莺抓狂的话语:“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我都看过了,现在再闭眼也晚了啊。”
 
    夜莺恨不得把苏锐的嘴巴给撕烂。
 
    她把脸埋在枕头上,觉得很是有些无可奈何,脸颊滚烫滚烫的,臊的不行。
 
    “在海水里泡了这么久,你先好好的洗个澡,然后我再来找你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着,拿着浴巾就要回去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候,夜莺的心里面忽然涌出了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,她好像有点……有点不舍得苏锐就这么离开。
 
    “要不你在我的房间里面洗澡好了。”夜莺脱口而出。
 
    这句话完全是下意识的,等说出来之后,夜莺自己都被吓了一跳——这还是她吗?怎么变得那么主动了?
 
    “这么需要我啊?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对啊,就是这么需要你。”夜莺做了起来,显得很淡定,但是傻子都能看出来,她的这份淡定有多么的刻意。
 
    “我洗个澡就来,五分钟搞定。”苏锐联想起先前在大海里面发生的场景,忽然觉得有点燥热,不过这货的小受心思重又占得上风,让他迅速的冷静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你晚上就住在我房间里吧。”夜莺又说了一句。
 
    “这个,孤男寡女的,不太合适吧。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。
 
    一个枕头直接砸到了他的脸上。
 
    “你以为我是要占你便宜吗?”夜莺红着脸说道:“这几天来,那几个龙和会的人越来越过分了,明显很不尊重我,根据我的判断,他们极有可能在最近两天对我动一些别的心思……”
 
    夜莺说的是实话,女人的嗅觉都是十分敏锐的,她见过瘦猴和胖子,还有其他的几个龙和会成员,夜莺觉得,这几人肯定没走远。
 
    而且每次见到他们,这些人的眼神都会让夜莺很不舒服。
 
    她的判断是对的。
 
    瘦猴和胖子在用望远镜观察她的一举一动,甚至已经开始准备联手将夜莺“拿下”了。
 
    这两人成功的用自己的行为,诠释了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。
 
    美丽且性感的夜莺,其实根本不是个徒有其表的花瓶,这两个盯梢者就算再厉害十倍,也不可能是夜莺的对手。
 
    再加上一个苏锐的话,完全可以对他们完成百倍碾压了。
 
    苏锐明白了夜莺的真正用意,可是这货的嘴巴还是比较贱:“别解释,解释就是掩饰,你就是想要让我和你睡在同一个房间里面。”
 
    要是换做别的妹子,肯定会顺着苏锐的话说上一句:“对啊,人家就是想这样,都那么主动了,你给不给机会?”
 
    可是夜莺却完全不熟悉这些套路。
 
    就算是她熟悉,估计也不会这么做的。
 
    今天晚上她在海中,能够主动趴在苏锐的身上,这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。
 
    想再让她主动一步,几乎不可能。
 
    “滚。”夜莺又扔过来一只枕头。
 
    苏锐笑了笑,开门准备离开,不过在他要闪人的时候,忽然伸出头来,对夜莺说了一句;“对了,我不得不说,你真的很白。”
 
    白?
 
    哪里白?
 
    苏锐说着,甚至还竖起了一个大拇指,脸上满是揶揄之色。
 
    这几个小时里面,两个监视者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,和两个特殊职业者战的昏天黑地。
 
    过了一会儿,这两个女人拿钱走人,瘦猴和胖子对视了一眼,然后说道:“什么时候能和那个妞儿来上这么一次,真是死也值得了。”
 
    那个妞儿,指的自然就是夜莺了。
 
    这句话足以表现出夜莺对他们有多么强的吸引力。
 
    “这么晚了,她肯定已经回房间了吧。”胖子嘿嘿一笑:“要不,咱们就选择在今天晚上动手?”
 
    瘦猴一听,兴奋的搓了搓手。
 
    不过他刚站起来,立刻看了看自己的小腹,然后说道:“算了,要不改成明天一大早吧,刚刚咱们忙活了那么久,现在可都没什么力气了。”
 
    “也好。”胖子的笑容之中充满了期待之意:“那就等到明天早上,我们给那妞儿一个惊喜!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苏锐用最快的速度洗完澡,来到了夜莺的房间。
 
    后者此时正在冲着淋浴呢,苏锐也不客气,直接躺在了大床上,占据了一侧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