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松这家伙终于认识到眼前的苏锐绝对不是个善

 转脸一看,他们竟然已经成为了整个海滩的焦点了!
 
    这都几点了,还有那么多人围观他们?
 
    还好这是在夜晚,要是白天的话,估计会热闹十倍以上!
 
    周围的喊声这么的热烈,苏锐和夜莺就算是脸皮再厚,也不可能继续下去了。
 
    “要不,咱们起来?”苏锐艰难的说道,身体内部的火苗也被这些喝彩声给熄灭的差不多了。
 
    尼玛,喝彩个毛线啊,没见过这样帮倒忙的!
 
    你们连什么叫做偷窥都不懂吗?
 
    不许发声啊好不好!
 
    两人满脸尴尬的站起身来,开始互相把对方身上的沙子给弄掉。
 
    喝彩声还是不断的响起,夜莺面红耳赤着,不知道该怎么应对,她很想冲进大海里面,再去游个十公里。
 
    苏锐的脸皮倒是要比夜莺厚许多,这时候也不再小受了,他竟然还能够微笑着对这些游客们挥手致意。
 
    “真不要脸。”夜莺红着脸轻声说道。
 
    这句话颇有一种娇嗔的意思在其中。
 
    一贯冰冰冷冷的夜莺,此时表现出这种反差的状态来,不得不说,这样的吸引力更加强大了。
 
    “嗯,我也觉得,这些人确实太不要脸了。”苏锐还在像明星一样的挥手致意,反正远处的那些游客们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。
 
    “我说的是你。”夜莺没好气的瞪了苏锐一眼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夜莺一路低着头,苏锐却一路挥手致意,所过之处到处都是掌声和口哨声,两人十分艰难的回到了房间之中。
 
    关上门,夜莺长长的出了口气,如释重负。
 
    也真是相当不容易,好不容易来了点感觉,愣是被那一群看热闹的给生生的打断了。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:“这群混蛋。”
 
    看着苏锐,夜莺说道:“快去洗澡吧,满身都是沙子。”
 
    “你不也是一样吗?”苏锐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回想起刚刚的场面,夜莺再度变得面红耳赤,可是要让他们再找回先前的状态,可就不是那么的容易了。
 
    等到两人洗漱完毕,坐在床上的时候,已经晚上十一点了。
 
    夜莺很想让这样的日子再度继续下去,哪怕永远住在这一间酒店里面。
 
    女人一旦陷入了恋爱的状态之中,可能就变得感性了许多了。
 
    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夜莺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看了看号码,夜莺说道:“八成是龙和会的。”
 
    “现在距离颂汶他那被打,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,这么晚才打电话来,明显没有多少诚意。”苏锐嘲讽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那这个电话我接还是不接?”夜莺有点吃不准那边的态度。
 
    “挂掉吧,咱们好歹也得摆摆架子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,“已经那么晚了,太没礼貌了。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
 
    夜莺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。
 
    那边并没有再打来,不过,十分钟之后,夜莺的房门被敲响了。
 
    “这下更没礼貌了。”夜莺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“我去开门。”
 
    苏锐嘲讽的笑了笑:“好戏来了。”
 
    他甚至都没有从猫眼里往外看一眼,就把门给打开了。
 
 
    苏锐冷笑了一声,然后直接把房门给关上了。
 
    对方很显然对他并没有任何客气的意思,都没有回答苏锐的问题。
 
    这个强壮的中年男人碰了一鼻子灰,络腮胡子下的脸色立刻阴沉了起来,他盯着门看了一分钟,然后再度抬手敲响了。
 
    苏锐再度打开,冷冷的问出了先前一样的问题:“你是谁?”
 
    “龙和会的副会长,巴松。”这家伙终于认识到,眼前的苏锐绝对不是个善茬,自己要是再不配合的话,恐怕这房门会再度被关上。
 
    “有什么事吗?”苏锐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一下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