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所露出的这些笑容几乎抵得上她过往二十几年

 颂汶他那先前所作出的认错和关心都是假的,苏锐只不过是让夜莺提了个要求而已,就让对方彻底的撕下了面具。
 
    一点耐心也没有,一点尊重也没有,先前的表演已经假到了极致。
 
    看到苏锐“不怀好意”的走过来,颂汶他那身边的两个手下都警惕的攥紧了拳头。
 
    颂汶他那知道苏锐身手了得,本能的往后面退了一步:“你想干什么?我警告你,千万不要胡来!不然你不可能活着离开谷麦!我可是龙和会的副会长!”
 
    “你是副会长,那老子还是太阳神呢。”
 
    不过,这句话苏锐也只是放在心里面,并没有说出来。
 
    面对如此滑稽的小人物,他实在犯不着亮出身份。
 
    而且,苏锐觉得,就算他说自己是阿波罗,估计这里也没有人会相信的。
 
    怎么证明?拿脸来证明吗?
 
    一个到处打着太阳神殿附庸旗号的势力,竟然要威胁太阳神阿波罗的生命,这简直是太狗血了。
 
    “很好,既然这样的话……我倒还真想试试呢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罢,往前跨出了一步。
 
    他这一步看起来轻描淡写的,速度也并不快,可是落在那几个龙和会成员的眼睛里面,愣是发现空气中已经带出了残影。
 
    看起来很慢,但是偏偏拦不住,这种快与慢的误差让他们难受的晕头转向。
 
    下一秒,苏锐的手就已经抓住了颂汶他那的衣襟!
 
    随后,他的胳膊猛然一甩!
 
    这个老家伙的身材同样很干瘦,苏锐这么一甩,直接把颂汶他那给甩出了窗户,再次落在了楼下的泳池里面!
 
    这老胳膊老腿儿的,哪能禁得起如此折腾,颂汶他那的腿和泳池底部狠狠的撞了一下,当即就骨折了!
 
    苏锐拍了拍手,看着房间里面剩下的四个龙和会成员:“怎么,你们还想动手吗?”
 
    那两个本来攥紧拳头准备攻击苏锐的人,再也没有了任何攻击的心思,他们掉头就跑!
 
    不,确切的说,这两人是去救颂汶他那的!
 
    苏锐实在是太强势了,说动手就动手,根本一点余地都不留!
 
    万一颂汶他那被摔死了,那么这两人也得受到不轻的责罚!
 
    而他们这么一走,被五花大绑的瘦猴和胖子就只能哭丧着脸呆在原地了。
 
    他们被绑成了这个样子,就算是想跑也做不到啊!
 
    苏锐微微一笑,揶揄的说道:“看来,你们根本就不该来。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那两名手下跑到了泳池边上,发现颂汶他那正在泳池中沉沉浮浮呢。
 
    两米的水深,对于后者这种小矮个而言,也是绝对不可能踩到底的,再加上他现在右腿骨折,不停的在呛水,小半条命都已经丢掉了。
 
    两个手下见状,毫不犹豫的跳进了泳池中,想要把他们的领导给救上来。
 
    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胖子和瘦猴再次一前一后的从天而降,硬生生的把那两名手下给砸到了泳池底部!
 
   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!
 
    于是,这龙和会的五个人全部在水中呛的死去活来!
 
    从此,这酒店的泳池将成为他们毕生的阴影!
 
    苏锐才懒得管这么多,往外面看了一眼,便直接拉上了窗帘。
 
    夜莺掩嘴轻笑:“真解气。”
 
    “对付这种没诚意的,下次直接淹死算了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万一对方下次直接不来了呢?”夜莺又问道。
 
    “这是不可能的。”苏锐微微一笑:“就先前颂汶他那的气急败坏样子,说明此人肯定是睚眦必报的,事实上,这个家伙根本不知道,如果他要是能够稍稍的掩饰一下,或者多一点耐心,最后的结果都不会那么惨的。”
 
    颂汶他那更不知道的时候,他被打的那么惨,却还是苏锐手下留情的结果!
 
    若是激起了苏锐的真火,那么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!
 
    无知者无畏,这句话放在颂汶他那的身上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。
 
    “那他们下次会带着一堆人来找麻烦吗?”夜莺又问道。
 
    “有这种可能性,不过这是最不正确的选择。”苏锐说道:“如果对方聪明的话,会安排一个真的副会长前来赔不是,甚至乍伦也有可能现身。”
 
    “如果乍伦现身的话,不就能认出你来了吗?那你的保密工作也将失去效果。”
 
    苏锐笑着摆了摆手:“从我昨天亮相的那一刻起,这保密工作已经变得无关紧要起来了。”
 
    说着,他便对夜莺说道:“走吧,咱们游泳去。”
 
    夜莺兴奋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和苏锐呆在一起,让她对那些可能发生的风险完全不在意,大战之前还能有心情去游泳,这心态也着实是进步许多了。
 
    夜晚的海面变得安静了许多,苏锐和夜莺肩并着肩,朝大海深处游了两公里。
 
    由于今天掌握了些许发力技巧,夜莺的泳姿看起来比先前要轻松了不少。
 
    一口气游了这么远,这放在昨天根本不可想象。
 
    等到要回程的时候,夜莺忽然毫无征兆的直接跃出水面,扑在了苏锐的后背上。
 
    后者没有防备,整个人都被压进了海水中。
 
    夜莺本来是想像昨天一样,再找找骑在苏锐后背上的感觉,没想到苏锐被压的那么惨,当即就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可是下一秒,她便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人打了一巴掌!
 
    不过由于是在水中,这一巴掌的力道被阻力给抵消了不少,打在夜莺的臀部上,更像是在摸她!
 
    这可是禁忌之地,夜莺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碰过!
 
    不过,想起了打穴的时候,苏锐可没少碰她——虽然也算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 
    苏锐从水下冒出头来,一边踩着水,一边恶狠狠的说道:“翅膀硬了是不是?”
 
    夜莺的俏脸通红,但是却也笑的不行了,能够在苏锐的身上恶作剧一回,让她觉得很开心。
 
    和苏锐在一起之后,她所露出的这些笑容,几乎抵得上她过往二十几年的总和了。
 
    “上来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指了指自己的后背。
几百米的时候,夜莺再一次的趴在了苏锐的后背上。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多说什么,继续奋力的划水。
 
    夜莺把侧脸紧贴着苏锐,她能够感受到对方皮肤的温度。
 
    这种感觉无法形容,但是却又让她无比的迷恋。
 
    终于到了岸边,夜莺恋恋不舍的从苏锐的后背上下来。
 
    “明天晚上还想游吗?”苏锐笑呵呵的说道。
 
    夜莺的俏脸微红,但是却直视着苏锐的眼睛:“如果接下来有机会的话,最好每天都这样。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